百程破產背后,旅游業的復蘇要比非典時更難

百程退場,可能只是個開始

四年才有一次的2月29日,很多人忙著在網絡上打卡留念,期待著下一個四年能夠有更多的驚喜。但是對于百程旅行網的員工來說,可能這個日子還要被賦予更多的特殊意義。

2月29日,旅游業界流傳出一份來自百程旅行網的《關于公司決定關閉公司啟動清算準備的通知》,根據通知顯示:受新冠疫情影響,百程資金不能維持公司繼續運轉。股東會決定關閉公司并啟動清算準備。

在善后處理上,百程要求員工在3月9日16:00點前完成公司財產歸還等事宜和手續。并提前做好自謀出路的準備。

如果按照四年這個特殊周期來計算的話,四年前的百程正是風光無限的時候,不僅獲“紫禁杯”集體獎,被業內媒體評為”10大在線旅行商”、“金牌簽證服務商”,還拿下了“高新技術企業”證書。

再往前倒退一點,百程還曾獲得阿里巴巴牽頭的B輪融資,并成功在新三板掛牌上市。

疫情對于旅游業的沖擊不言而喻,但對于有著阿里加持的百程旅行網來說,它的突然關閉多少讓人有些意外。

不過從百程旅行網過往的財務數據來看,這家頭頂阿里系光環的旅游平臺已經連續虧損多年,2015年,凈虧損3935.19萬元;2016年凈虧損4510.81萬元;2017年,凈虧損2795.45萬元;2018年上半年凈虧損1285.64萬元。

疫情雖然不是核心原因,但卻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百程的倒臺。

根據分析機構的預測,2020年春節出游人次將突破4.5億,較2019年春節增加8%,約為5550億元的市場規模。

但是伴隨著疫情的爆發,這些預期中的營收數據都已經成為泡影。

雖然還未有具體的數據能夠展現出這次疫情對于旅游業的沖擊到底有多大,但是通過一些其他角度還是能夠窺探一二。

首先是出行人數的下降,據交通部的數據顯示,今年春節黃金周期間,全國出行人數僅為1.52億人次,對比去年的4.21億人次,大降63.9%。

其次是旅行平臺退單量的激增,來自于攜程的數據顯示,截至1月30日,平臺收到的退改訴求總量達數百萬個,相較日常增長近10倍。其中除夕當天迎來退改最高峰,百萬級的退改訴求涌來平臺。

如此巨大的營收沖擊,使得旅游業的每一家上下游企業都難以獨善其身,多年一直未能擺脫虧損陰影的百程自然也不例外。

回顧2003年的旅游行業,由于受到非典疫情的影響,當年的國內出游客流同比下滑13%,整體旅游業的收入增速降低了28%。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旅游業在2003年的整體數據,很大一部分貢獻是出現在疫情結束后的下半年,人們對于旅游產品的報復性消費心理被激發,使得旅游業得以出現強勢反彈。

當時的游客流增速一路呈現高速增長態勢,并在次年的年中到達高峰,甚至在此后的十幾年間,都未出現強勁的增速高點。

但是回歸到這次的新冠疫情,恐怕難以再重現當年非典陰影消除后強勁的反彈勢頭。

北京旅游學會副會長、北京交通大學現代旅游發展研究院院長張輝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表示,旅游業即使出現反彈,力度也不能和2003年“非典”之后的反彈相提并論。

張輝認為:“目前,中國家庭的負債率較高,還貸的需求是剛性的,而旅游消費是彈性的,在負債面前必然要被壓縮”。

張輝更進一步的預測是:“旅游的人數不少,但是錢花得少,旅游人均消費會大大下降;參加‘一日游’的人可能不少,但住宿旅游者的人次會大大下降。因此,疫情結束后,旅游業的反彈力度不會很大,因為反彈說的不是人數,而是旅游經濟的收益。”

而從一些數據層面,也確實能夠證明張輝院長所言非虛。

早在2018年,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陳彥斌在中國宏觀經濟論壇上就表示:“以家庭債務/家庭可支配收入測算,中國家庭部門杠桿率高達110.9%,已經超越美國。”

而在非典發生的2003年,由于國內的房市尚未呈現出走高的態勢,多數居民買房并不需要背負過多的負債,使得家庭整體的負債率處于一個較低的狀態。

但是在近10年來,居民的消費結構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尤其在買房買車等消費上,使得更多家庭背負了過高的杠桿。

根據2019年前瞻產業研究院援引的易觀數據顯示,我國在線旅游用戶人群中,80后90后人群占據絕對主力,其中80后占到了43%,90后則占到了18.8%。

而這些旅游主力人群的人均負債,也并不樂觀,2019年蘇寧金融研究院抽取了蘇寧金融400萬個1980-1999年出生的貸款申請人作為分析樣本,從多種征信數據維度來比較80后和90后的真實負債情況。

根據分析分析數據推算的結論顯示,80后的人均欠款金額達到21.98萬元,90后的人均欠款金額為10.45萬元。

而在平均月還款金額上,80后的貸款每月應還款金額為0.63萬元,90后的貸款每月應還款金額為0.28萬元。

和居民負債率走高形成對比的,是近些年來居民儲蓄率的下降,2003年的居民儲蓄率尚為56.8%,近些年來已經滑落到了45%左右。

加之此次疫情爆發的節點恰逢春節假期,年前的一波集中消費已經使得家庭的可支配收入降低,而受到停工停產的影響,預期收入也呈現出了短期下滑態勢。

諸多因素綜合下來,確實難以讓外界對于疫情過后旅游業的反彈幅度產生太多的期待。

進入到21世紀以來,在一些重大社會突發事件結束之后,都會出現旅游業的一個小高峰,比如2003年的非典,2008年的汶川地震。

經歷過生死的較量,更多人都在感慨人生無常,萌生出及時行樂的思想,但是在短暫的狂歡之后,國民和市場都會逐漸回歸理智。

當生活的剛性茍且難以卸下時,就必須卸下一些彈性的詩和遠方。

而當旅行者放下出游的念想時,那么對于旅行平臺來說,現金流層面的困境就已經要擺上臺面了。

百程旅行網的倒下,對于更多尚在痛苦期煎熬的旅游從業者來說并不是個好消息,但是更壞的消息是,百程退場,可能只是個開始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螺旋實驗室”(ID:spiral_lab),作者:AKA杜超,原標題百程破產背后,旅游業的復蘇要比非典時更難》。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足彩中奖兑奖流程 幸运飞艇稳赢图片100元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吉林11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是什么导致股票涨跌 黑龙江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东方6 1开奖规则 河南快三的走势图和值 2012年3月上证指数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l 线上赌博判刑 陕西快乐10份前三组 炒股是什么意思啊简单 加拿大28最新开奖记录 多赢彩票秒速赛车 陕西11选五玩法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